锐钛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锐钛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阴缘冥注定5

发布时间:2019-12-11 17:49:45 阅读: 来源:锐钛钛白粉厂家

对了,说不定他知道?

“我叫白卉,能跟你请教一些问题吗?”

他转回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先是打量了一下我,然后再慢悠悠地说了句:“我叫王尘。”

我顿时无语了,为什么呢?好像他没有心情听我请教他的事,所以我就干脆的闭起了嘴,干自己的事儿了。这一晚,又是和昨晚一样,到了深夜没人的时候,那股莫名的冷气又袭来,好在我带来一件小外套!黑色的最保暖了!当我正要披上的时候,一只手伸来抢走了!

我气得睁大了眼,瞪了他,把我衣服给抢走!自己冷为什么不从家里带一件啊!抢女孩的衣服和有面子啊!我刚想破口大骂,这时他从他的背包里抽出一件蓝色的外套扔给了我,虽然还是有点不解,但是越来越冷了我也不多问就披上了。

过了几个小时后,店铺要关门了,他正在关门之际我就想把衣服脱还给他,谁知他背后跟长了眼睛似的冒出一句话:“明天来这里找我的时候再还吧。”

就这样我穿着他的衣服回了家,可我这个笨得可以的脑袋却忘记在进门前把衣服脱了,后来老爸和老妈唠叨了我一个晚上!整整一个晚上啊!我都没睡好,真是佩服他二老这精神劲儿哪来的。

第二天我八点多起来了,就想着赶紧去把衣服还给他,顺便问一下他知不知道那辆车的事儿。

到了奶茶店的门口,日班的其他同事在工作着,他果然在那里等着,叫我进去了个位置坐下,很开门见山地启齿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传闻在以前,有人会将一个人弥留之际的血取出用巫法与一辆已经坠毁的车融合,形成灵车。这种灵车每撞一个人,就会得到灵魂的替换,你正好是这里阴气最重的,所以首先选上了你。”

他一点废话也没有参杂的简单明了说了一通给我听。可是这种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可为什么我那晚没事呢?他似乎看出了我心里的想法。

“我们奶茶店的上级秘书,她是第二个阴气最重的,所以昨晚你遇到的,应该是她的灵。”

我简直哑口无言了,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我心里很不安地想了又想,眼前的这个人,该不该提防!和其他的客人一样我们坐在位置上,因为是白天,所以有位置,而晚上来光顾的客人都只能用塑料杯打包带走,所以白天的生意异常的好,但是这些天因为那件事,奶茶店的业绩下降了很多。

等等!我阴气重?这话什么意思啊!没错,我是在清明节的前两天出声的,可是这就能说明我阴气重了吗?完全没有依据嘛,怎么就能凭定这一点来判断我阴气重啊!

忽然想起了要还他衣服,我就从包里拿出那件蓝色的外套递还给他:“谢谢!”

他没有说什么,随后站起身走了。我奇了个怪,难道他很讨厌见到我?说话不是不看我眼睛就是一点其它的话都不跟我说,现在还这么没礼貌的不打声招呼就走了!耍帅啊!哼,不理你,我也走!

不对!哎!还没还我衣服呢!还是算了,晚上再找他要吧,我也不急着穿。

回到家,老妈是第一个堵上来的,神情有些严肃地说:“卉啊,是不是在外面交了什么朋友啊?带回来妈请吃个饭?”

也是,那天晚上我穿了一件别人的衣服回家,如果不想成是我朋友,谁会借我衣服穿?可反常的是,老妈平时对待我朋友都是忽冷忽热的,怎么今天却想请我朋友吃饭?

其中肯定有原因!在我三番四次地追问下,老妈终于说出了原因。

在那晚,原本我出门前老妈是想叫我换一件衣服再出门的,因为晚上穿着黑色的外套走夜路不好,会招惹什么不好的东西,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却惊讶换了一件蓝色的衣服,而那件黑色的却没有在我包包里,断定我是交了什么朋友。

我没有多理会她,就回房间去了。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头疼,怎么帮那个女的找到她说的郑雍,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不然心理面一直毛毛的,总是觉得身边有两双眼睛看着我!

第二天,我趁着空闲之余就出门了,打算去外面打听一下那个叫郑雍的人。果然老天不负有心人啊!很容易就打听得出那个叫郑雍的了,是个花花公子,不仅爱去风流场所,还经常玩弄一些女生!我实在是很厌恶这种人啊!不过我要先知道那郑雍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使得要这样报复他呀?

晚上还没有去奶茶店之前,我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偶尔来几只野猫的小巷子里,有点心惊胆战的,大概还没有人像我这样干这种恐怖的事的吧,叫一阵莫须名的风来。

“呼……那个,我想问清楚一下,那个郑雍到底跟你有什么过节啊?要得到他的犯罪证据才能治他啊”说话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全身都凉了,跟身处冰寒地带差不多,虽然现在是夏季。

我扭着头环视周围,从未有来过这种地方,还一阵一阵的“笃笃”响声,也不知道是什么,突然间!从地面上有一盒很久的东西!我心生好奇,就像走过去看看,那盒子生锈的,是铁盒子,有我手掌那么大,深褐色的锈斑镶在表面,看来有些时间了。

我拿起盒子,打开一看,一面冒出一张腐烂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皮!我立马就吓得扔掉了,这时候我身后一股强烈的阴风吹来,紧接着就是那让我头皮发麻的声音:“那是他身上的皮,也是他对我下手的证据”

我的那个恶心呀,难不成要我拿着这个去报案?我想想不太对劲,既然她只是一个魂体,怎么可能能伤害得了一个大活人?越想越不对劲了,所以我打算晚上去问问那个千年冰山脸——王尘。

尽管有些恶心,不过我还是把那盒子装进我包里了。

晚上,在奶茶店里有些累,忙完了能休息一下了,我坐在椅子上,对着还在调换调料的王尘问了一句:“那个,王尘?我能不能问你一些问题?”

见他没有回答就知道肯定是不想理我,我也就没有再说话。一会儿之后,他走到我面前坐下,冷冷地回答了一句:“说吧。”

我就从包里拿出那个盒子递给他,他没有接过,只是问了看着盒子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我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他了,听后他显然有点吃惊,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你不知道,我们老板叫郑雍?”

听了这个我都合不拢嘴了把口张得大大的,然后咽了一口唾沫,真是的,早知道就不要来这里工作了,怎么会给这么个人打下手啊!

“郑雍是个花心的人,常在外面玩女人,而且还有一个因为他…而不在人间了,想必你刚才说的那个女人,就是了。如果你想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不是没办法,但只凭那张从他身上取下的一小块皮是没用的,只有……”

他似乎在卖关子,我耐不住性子问:“只有什么?”

“剧情重演。”他缓缓脱口而出这么四个字。

我明白他什么意思,就是让当时的情景再次上演,让那个郑雍自己去投案自首!好,就这么办了!这个时候,从我身后娓娓漫来一阵寒凉的气体,我下意识地搓了搓手暖暖气,只见王尘朝我投来一个惊讶地目光,我不解,有什么好惊讶的?等等,我大概知道了是什么原因了。

转回头一看我差点没从高椅上摔下来,一个熟悉的脸孔,是哪个女的!脸上似乎很不高兴,那双无瞳白仁里黑色的丝痕,还有整张脸几乎都凹陷了,左边的脑门上像被刺穿了的气球,破了个空洞!这张嘴只剩下血淋淋的黑牙,我的天呐,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这么恐怖,而且现在还是大半夜见到的,我全身都发麻了吓了一跳,好在没有叫出来,不然真是大丢面子啊!

腿软了,没办法了,可是我只是个普通的人,遇到害怕的事情总会腿软什么的,加上现在我的手脚都没有力气了,全身像瘫痪了似的,只有眼巴巴地看着那个王尘有什么打算了。

我顿时佩服他那种处变不惊的性格啊,居然还能行若自如,哎哟我的天呐,你还有心情泡奶茶!脑袋是不是被吓坏了啊,要喝杯东西镇惊啊?谁知她不是冲着我来到,而是冲着王尘而来的。

“怎么剧情重演?”她的声音从四面墙壁反弹回音,弄得我神经不觉地抖了抖身体。

“就是让他回想起自己所犯的罪”王尘很明了地说了这么一句。

这样的话,岂不是很麻烦?我最讨厌繁杂的事了,得费脑子啊……可是看似表面简单的王尘,却有着心思细密的另一面性格。

在谈好计划后的三天。晚上,我和王尘的夜班让两个日班的同事代劳两个小时。

“这是什么地方?”看着眼前这条黑巷子,我不禁想起了很多我以前所遇到的那些恐怖的事情,特别是第一次我听到有小孩叫我“妈妈”那个惊悚的时刻,能令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跟我来”王尘穿得跟平时不一样,现在的他完完全全像一个不正经的花心公子。跟着他进入小黑巷,也不知道地面上有什么浅坑或是地沟的,感觉挺让人胆寒的,周围的腐臭,像是什么肉被腐化一般的恶心味儿,令我想吐。但是我马上感觉不对劲了!

我能感觉到……感觉到……感觉到一只手拉着我的手腕!怎么办,我不敢出声了,是发不出声了,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猛烈地扑腾着,忽然腿也走不动只能站在原地,接着外面洒进来的微微余光看到王尘正离我越来越远,但是她却不知道我没有跟上,天呐!为什么这个时候我不晕呢,晕了就不会感觉到这么惊悚麻神经的触觉了,也不知道晕了是什么滋味儿,我现在能清楚的感觉到,那只手的触感,正在往上伸延,触到我的手肘部位,然后最让我大脑神经麻了一下的是肩膀上也出现这种感觉!好像有人想要把我抓住,头皮发麻啊……

“白卉,怎么不走了?”

他终于发现我没有跟上,我定定地站在原地动不了,他忽然扯了我一把,猛地就往前面狂跑,忽然我能动了,也紧跟上他的步伐,冲出了那条如巨蟒般的小黑巷,刚才差点就被“生吞”了!

他没有问原因,我想他应该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还是那件事要紧,于是我们朝着那透出闪烁不定的彩光的门走去。

里面不知道用什么词所形容,总之应该都不是什么好人,王尘走在前面,我紧跟着,他忽然停了一下,往左边走去,看到一个男的抱着俩女的,身旁还有几个看起来刚成年没几岁的女生在帮着斟酒点烟!我想那个就是郑雍了。

长得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啤酒肚,歪瓜裂枣的样子,反倒是有点那么风流倜傥的俊男。王尘径直走过去,坐在一美女的身旁,自行地拿起桌上的一瓶酒仰头灌起!我奇怪,干嘛要这样,他要是醉了,我怎么办?这地方我连地形还没搞清楚。

我只能静静坐在一旁不敢出声,因为我现在穿的这裙子根本就算不上裙子,只要微微做一个大幅度的动作我看我就没脸见人了,这时,好像那个郑雍看到了什么,朝我这边过来!

我原先还以为他要过去,所以起身让了一下,没想到他就伸手往我脖子上搂!我当时真想给他几脚。郑雍是带着墨镜的,本以为是长得太丑了所以用墨镜遮遮丑,没想到啊,他的容貌完全可以让女生对他一见钟情!我当场就惊呆了,好在没有做出惊讶的表情。

“小姑娘,你第一次来这里吧?”他忽然用另一只手轻轻抵住我的下巴,我对他这一动作很反感,忍不住我就想揍他一顿了,可是现在不是时候。

记着她是这么跟我说的……

我没在意地坐下,掏出包包里的手机在假装给谁发短信,他真的上钩了!忽然抢过我的手机,给我递来一瓶酒,说:“小妹,来这里不是玩儿手机的,陪我喝几杯?”一副我看着欠揍的样子跟我说话。

我微微对他一笑:“好啊。”

然后接过他递的酒,也不知道干不干净,算了,还是进行下去!我小小饮了几口,似乎有点头晕了,王尘这时发话了,他的一番话让我脑袋嗡嗡地响!

“老板,这女的您今晚慢慢享用!”

我顿时心慌了,我相信他是对的吗?怎么他没有告诉我这计划的对白!难道中计的是我?被他骗来跟郑雍假戏真做?可是接下来他的话又让我重新充满了自信,要演好这场戏……

“她姓玉,叫玉红。”说话时脸上不带一点儿表情。

“哦?”顿时我注意到郑雍的神情楞了一下,不过一瞬后又恢复了常态,我虽然是表面上在喝酒,可是在斜眼之间却发现他在打量我!看了又看的,脸上有点质疑的神色,独自撑着下巴抿了抿嘴唇,问道:“小妹?有男朋友没?”

在他说话间我又看到那女的了!她的神情更恐怖,那张原本就裂得很大的嘴现在都能把人的整个头给吞了!那冒出的一排尖锐的牙,变异的眼睛霎时吓了我一跳,尽是往后退……呃,好像碰到王尘了。

她穿得和我是一模一样,但是神情不太对劲啊!那乱糟糟的头发开始自动地变直,顺滑!眼神里透露出一种淡淡的忧伤,怎么这样呢?

刚才还是眉目怒仇的,现在又柔情似水?

看着她的同时,郑雍的手不安地攀上我的手臂!我假装不知道,继续喝我的酒,这时他夺下酒瓶,王尘却自主离开了!好了,剩下的就是靠我的演技了。

经过几番苦战之后,终于把他骗出来了!他喝了那么多,却一点醉意也没有!有点儿担心会不会失败的时候,忽然刮来一阵风,我能感觉得到这不是自然的风。

后来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了,只是记得我当时好像是被一阵风刮得灰尘睁不开眼睛,再次睁眼时身边的郑雍已经不见人影了,难道他逃跑了?或是说邓玉红没有想按照计划让他自首却自己带走了他?管他呢,我也只好帮到这里了。

我去问过王尘,为什么那个郑雍这么容易就相信我了?没想到是因为他来这里工作的目的就是为了将郑雍绳之以法的,所以很早之前就跟他打好约定,找美女供他消遣,然后自己就能得加提成,可是郑雍万万没有想到,钱,并不是什么都能买得到,自己所犯下的罪恶,也终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这件事的过去后的一周,她又来了,而且还是在我散步的时候吓了我一跳。我禁不住要发火,可是我明了对方是什么,把火气忍了下去。

“谢谢你”

她跟我说着,我还真是有点惊吓了,我说:“只要你不要再到我家吓我就好了。”

“我,没有去过你家,除了那次你自己开门呐。”

她说的这话震惊了我的心里,那么那些天,我洗完澡后的那只帮我挠痒痒的手、楼梯间见到的“人”、床上的微凉气息、绒娃娃跳动的脉搏、关不上的电脑那一系列都不是她干的?那是谁?

【未完待续。。。】

作者寄语:在这里要说一下呀,这里的“白卉”不是《悬灵诡校》里面的人物哟。。

月音瞳性感

性感美女

徐子睿福利

山本梓

linda的写真

甜甜无圣光

许诺Sabrina裸体

晨曦照片

艺术感十足的小姑娘

银杏树下的婷婷少女

【蚊香社系列】蚊香社系列番号作品桥本京子sga096我们一直在路上车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