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钛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锐钛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打车APP被迫暂停监管变数下的资源消耗战

发布时间:2020-06-29 18:40:35 阅读: 来源:锐钛钛白粉厂家

跑马圈地的嘈杂中,叫停之声尾随而至。

5月22日,深圳市交委客运管理局对媒体称,由于市面上的手机召车软件存在“安全隐患、不规范”等问题,主管部门依法进行了监管。此前,深圳地区的不少出租车司机已经接到要求卸载手机召车软件的通知。

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打车APP成为不少创业者瞄准的新领域,涌现出嘀嘀打车、摇摇招车、快的打车、打车小秘、易打车等数十款软件。不过,当他们马不停蹄地在出租车司机和乘客的手机屏幕上跑马圈地之时,监管之剑亦尾随而至。

“北上广等地的交通监管部门的内部人员私下对我们的调研员说,当地也在对打车APP进行研究,先看看舆论和社会各界对深圳叫停做法的反应。”5月23日,一位调研机构的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移动互联网研究机构艾媒咨询的CEO张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打车软件的一些做法与现行监管政策有一定冲突,可能造成资源不公,但一刀切叫停的做法也不可取。

搏击“40%空载率”

来自河南开封的马师傅,在广州开出租已20多年。他甚至还不太会用智能手机,就通过弟弟“淘汰”给他的iPhone4,“抢”到三个乘客。

帮他“抢客”的正是这个快速兴起的所谓打车APP行业。

“之前他们就找了我好几次,但我一直没有智能手机。”5月23日,马师傅对记者说,直到三天前,他弟弟换了一部三星,就把用旧的iPhone4给了他,于是他终于答应嘀嘀打车的推广人员,用用这个新玩意儿。

在珠江新城华强路、机场等出租车司机休息、聚集的地方,这些打车应用的推广员会不厌其烦地向司机们推荐。马师傅说,他们经常举的一个例子是,某某司机用了这款软件后,一个月收入增加了1000元。得到同意后,这些“年轻人”就会帮一些年纪稍大、不熟悉智能手机的用户下载软件,讲解使用方法,并赠送手机支架。

张毅表示,打车APP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解决了乘客和出租车司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其信息撮合机制可以让出租车的利用率更高,一定程度上解决打车难问题。

打车小秘开发商易到用车的副总裁杨芸认为,打车难一方面来自于中国人交通消费的升级,打车需求增加;另一方面则是在供给端,监管部门对出租车存量进行数量管制。

但在北上广深等诸多城市面临打车难的同时,据杨芸的调研数据,出租车的空驶率却达到40%左右。这就造成:高峰时段乘客打不到车,而闲时出租车司机又拉不到活。

“不管是高峰还是闲时,打车软件都可以通过撮合信息,降低双方的信息不对称。”杨芸表示,这就让打车APP面临一个刚性需求的市场。

自从2012年初摇摇招车上线以来,各种创业型公司纷纷跟进,目前市场上有多达几十款类似应用。易观智库针对安卓平台打车类APP下载量的一项调研数据称,今年4月,嘀嘀打车的市场份额为36.8%、摇摇招车为21%、易打车为14.9%、打车小秘为13.3%。

不过,由于这是一个刚刚启动的市场,变数太大,类似排名的指针意义相对有限。拿占比13.3%的打车小秘来说,其在今年4月才进入市场,目前也仅覆盖北京市场。据杨芸透露的数据,打车小秘覆盖的出租车数量为1.6万多辆(北京的出租车保有量约为6.6万辆),用户数突破10万。

“出租车招车软件市场可能面临的政策风险比较高。”杨芸说,易到用车成立于2010年5月,定位于“用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技术拓展出行用车大市场”,但出于这种政策风险考虑,最开始将切入点放在商务用车等有明确盈利模式的业务,直到今年4月出于战略布局的需要,才开始针对出租车市场的打车小秘业务。

“打车APP”站上风口浪尖

不过,杨芸所言的政策风险还是不期而至。

在此次深圳勒令出租车司机删除打车软件之前,南京等地交管部门已经先行叫停打车软件的加价功能。

张毅表示,从现行出租车监管政策角度,打车软件的加价是有问题的,理论上,出租车司机在这种利益驱动下可能会出现拒载的情况,“这与个别出租车司机滥用交班理由拒载乘客的道理一样”。

5月23日,记者在广州天河某繁华路段的亲身体验发现,用嘀嘀打车软件,连续两次叫车,600秒的时间内没有司机回应,而加价5元后,大约60秒后即有一位司机应答,并用手机致电确认准确位置后,称“两分钟内就到”。

深圳相关监管部门对于叫停给出的理由,不仅有加价可能影响市场秩序,还包括驾驶员注册准入缺乏认证、操作方式存在行车安全隐患、投诉争议处理困难等。当然,按照该部门对媒体的说法,叫停并不代表排斥手机打车软件,待相关规范出台后,如果市面上的软件经修改后符合了标准,仍欢迎这些软件的继续推广应用。

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目前嘀嘀打车在深圳市场的占有率较大,此次深圳叫停对你有一定影响。不过,5月23日,嘀嘀打车创始人程维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杨芸则对记者表示,打车小秘仍会按原定计划于今年6月进入包括深圳在内的6大城市,“进入深圳的时间是6月25日”。对于加价功能,杨芸则称,在没有监管部门明确规定禁止的情况下,打车小秘仍会提供。

张毅认为,尽管打车软件的现行做法可能一定程度加剧资源的不公,但作为一种用信息化手段匹配乘客与出租车司机信息的新模式,监管部门的一刀切叫停做法并不可取。

资源消耗战

摆在打车应用开发商面前的挑战,除了来自监管部门的管理和规范,还包括他们之间群雄逐鹿下的资源消耗战。

“目前打车应用还没有盈利模式。”杨芸向记者坦承,打车应用市场还处于资源消耗阶段,各家都在使用自己的方式来跑马圈地。

马师傅向记者介绍,嘀嘀打车给出租车司机制定了不错的奖励政策,比如“抢”到一位乘客给多少钱等。摇摇招车则在今年4月在北京推出过给予出租车司机20元/单现金奖励的措施。

杨芸对记者表示,打车应用市场最终一定是个赢家通吃的市场,而在市场格局形成的大浪淘沙过程中,大家比拼的核心能力包括地面推广、精细化运营能力等。

出于跑马圈地的需要,不少打车应用纷纷加大融资力度。根据媒体报道,嘀嘀打车获得过腾讯1000万美元投资;摇摇招车获得过红杉数百万美元投资;快的打车获得了阿里巴巴的数百万元融资。杨芸则对记者表示,易到用车A轮获得了1000万美元融资后,最近又获得了B轮1500万美元的融资。

“虽然我们现在不谈盈利模式,但在赢家通吃的市场,未来一定会有盈利模式。”杨芸说,比如可以想象的包括向VIP用户收费、基于海量数据的大数据营销等,“微信不也还没有谈商业化嘛”。

华人如何看国内视频

免费回国vpn

海外华人如何看国内视频

华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