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钛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锐钛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进入墙中的女人-(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2:47 阅读: 来源:锐钛钛白粉厂家

强子今年二十出头,初中还没毕业就出来打工,开始是在美发店做学徒,可强子从小娇生惯养的,根本站不住,遇到素质不好的客人,他脾气更大,没干几个月,就让老板劝回家了。

父母合计让他学个手艺,将来能混口饭吃,那几年汽修挺活的,家里托人给他找了个学徒的工作,可强子哪里吃得消那种苦,天天抱怨自己一身机油,朋友都嫌弃他。

他自己倒是找了几份工作,几乎都是饭店、酒吧那类流动性大的地方,只要有了钱,强子就离职,上网打游戏,和朋友吃该喝喝。

强子嫌父母唠叨,不愿意和他们住在一起,他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普通人,拗不过强子,只能拿钱让强子在外面租房子。

强子家也不富裕,父母早年下岗,经营一个早点摊,早出晚归的经营这个家。只能在郊区租一间棚户区,就这样,强子也是高兴的不得了。

搬过去了不久,强子就邀请女朋友小梅和自己一起住。小梅是市里卫校的学生,那个年纪的女生都以认识校外的人多为荣,加之强子外形还不错,两人见了几次面就交往了。

强子的父母很不喜欢小梅,觉得这个女孩和他们理想的儿媳妇不一样,太不老实。小梅也不喜欢强子的父母,嫌弃他们穷,嫌弃他们土。强子倒是无所谓,他知道自己和小梅根本没有未来。

小梅来住了几天,就不愿意来了,这边离她上学的地方有点远,而且环境不好。

强子家这边的住户很多都是外地人,流动人口大,治安不好管理,平时总听说有入室盗窃和抢劫。好在强子是个身强力壮的大小伙子,也不怕这些事。

强子又从一家饭店离职了,理由是饭店到了旺季,工作忙还不给涨工资。这一天,强子约了一众狐朋狗友出去玩。

众人先是在烧烤摊上胡吃海喝一阵又去KTV唱歌,等到从KTV出来已经快十二点了。可大家还是没有尽兴,提议到强子家去打麻将。作为当中唯一一个不和父母一起住的人,强子的女朋友也觉得非常有面子,热情的招呼大家,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强子的出租屋都是老楼,周围也没有什么饭店商场等娱乐场所,一到晚上九点多钟,路边基本没人。

前几天,强子还听楼下的老太太说一个中年妇女晚上下夜班遇到劫道的,被人砍了三刀。

不过强子是不害怕的,毕竟他们这么这人,还有好几个大小伙子。

强子家住在五楼,这也是房租便宜的一个原因,谁租房子也不愿意租顶楼。

楼道里被堆满了杂物,有不用的水缸,捡来的废纸壳和饮料瓶子,甚至有自行车,本来就不宽的走廊更是狭窄无比。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走。上楼的时候,要是凑巧遇到有下楼的,两人只能侧着身,几乎贴着蹭过去。

众人一路嘻嘻闹闹也不怕吵醒邻居,走廊没有等,有手机的人都是打开手机照亮。

走在最前面的强子和小梅,他们是主人,要带路的。

强子一边走一边回头和朋友说笑,忽然感觉前方似乎有人影晃了一下,强子还没转过头,就听见女友小梅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强子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了头,眼前是一个穿着红花衣服的女人,强子手中没有手机,借着后面微弱的光亮才看清眼前的是个长发女人。

女人的头发很长,半张脸都隐藏在头发中,面无表情,大晚上看到这么多人,既没有感到害怕,也没有惊讶,木着一张脸,面无表情。

强子晚上喝了点酒,被吓了一条,怒从心头起,没好气的骂道:“大晚上的不睡觉,出来装鬼吓唬人呀!”

虽然嘴上这么说,强子还是下意识的侧过身子给女人让路。两人侧身而过的时候,强子浑身一颤,那个女人身上太冷,即使两人没有碰上,但他还是能感到女人身上的寒气。

朋友都喝了酒,见强子先开了口,都开始嬉笑的嘲讽女人。

一个说长的想鬼一样。一个说大晚上不睡觉出来找男人。

女人依旧面无表情,也不说话。忽然,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闪身进了墙里。大家都是一愣,一个男生甚至伸手摸摸冰冷的墙面。

后来他们在一起反复讨论过,肯定不是眼花,那女人就是进到墙里了。待回过神,众人都大喊大叫着往上跑,跑了一半,有人回过神,又开始往下跑,一时乱作一团。

可强子不能和他们一起跑,他没地方去,这才是他家。强子忍者恐惧回到家,担惊受怕的过了一夜。

担惊受怕的过了两天,但无事发生,强子甚至以为那天只是一个误会,大家都喝了酒,眼花了。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强子又喝了酒回家。他醉醺醺的打开房门,也不洗漱就要睡觉。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客厅传来,强子咒骂一声也不起来开门。他在这里也不认识什么人,估计是敲错了。

可敲门声很执着,大有不开门就不停止的架势。强子骂骂咧咧的去开门。他也不看门铃,大咧咧的打开客厅门。

就在开门的一霎那,强子的腿软了,门外似乎那晚的女人。这一次强子看清了,她穿的哪里是红花的衣服,分明是白衣服上沾的血。

女人笑了,嘴好像被刀划开的一般,一直裂到两耳脸,脸上好像老旧的墙面,皮肤一层层脱离,露出爬动的蛆虫。

强子猛然关上门,跪在地上哭泣,不停的说好话让女人放过他。

过了一会,强子听见门外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撞着胆子看向门镜,外面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可就在强子转身要回房的一刻,他看见了,女鬼一直站在他身后对着他笑。强子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强子醒来的时候是在第二天中午,他躺在客厅的大门旁,周围都是他吐的秽语。昨晚的记忆很清晰,他知道那不是噩梦。

强子搬回了父母家,连剩下的房租都不要了。父母很高兴,也不问他原因。

强子又去过一次那个出租屋,楼下的老太太说,一楼的男主人酒后将女主人杀了,捅了好几刀,尸体就搁在屋子里,放臭了才被人发现。那女人死的时候就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

后来,强子去大城市打工,半工半读的上完本科,又考入当地一所名校的研究生,毕业之后进入一家外企。又过了几年,自己创业,小有成就。他见到过曾经的朋友,他想如果没有那晚的经历,他现在或许和他们一样为生活忙碌。

厚壁不锈钢扇形管生产厂、厚壁不锈钢扇形管生产厂

湖北PE电力管大弯头市场发展要求

头条白山电力入地七孔梅花管厂家

花岗岩进口报关北京石材进口清关方式

定制蒸养釜桂林蒸养设备锅炉一站式销售

肉类加工污水处理设备小型一体化污水设备操作简单安装便捷

内蒙996%草酸批发现货

木塑二代共挤地板二代共挤阳台木塑地板价格合理爱瑞德

五通桥工地冲洗平台路面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