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钛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锐钛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艺术品春拍呈现三多行情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5:15:06 阅读: 来源:锐钛钛白粉厂家

艺术品春拍呈现三多行情

6月8日下午,北京保利2014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八天60个专场的拍卖结束,成功落下帷幕,此次拍卖总成交额27.8亿元,连续第12次在国内大型艺术品拍卖会中列成交额榜首。而之前落槌的北京匡时春拍中,总成交额达到了17.5亿元。

结合已结束的香港艺术品拍卖市场来看,今年春拍呈现出意外天价多、精品流拍多、重复上拍多的特点。

意外天价多

在中国嘉德春拍之后,许多藏家对于古代书画市场遭遇滑铁卢一片失望,认为其今年肯定将沦为市场的“配角”,然而在接下来北京保利和匡时的春拍中,一系列古代书画意外天价的出现,使得古代书画再次成为了众多藏家关注的焦点。

苏轼再次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只不过这次不是《功甫帖》,而是其题、文同绘的《墨竹图》,这件作品从200万起拍之后,经过数十轮争夺,其中甚至有一买家从700万元,直接喊至1500万元,最终的成交价达到了4255万元,成为了古代书画拍卖的最高价。

保利拍卖副总经理李雪松表示:“这件作品从宋末到晚清的端方有十八位名家的题跋,且环环相扣,非常清晰。而且仅元代就有九段题跋,其中如柯九思等人的题跋能见到但非常罕见,还有很多人的书法仅有一件存世甚至未见,尤其是明代大学士王世贞的题跋更是非常难得,甚至还非常隆重地加盖官印。类似这样的做法,我们只见过台北故宫的一件作品和北京故宫的宋徽宗《雪江归棹》两件作品。”

八大山人《草书七绝诗》以400万元起拍,3450万元成交。据介绍,这件作品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尚收藏于苏州博物馆,后因落实国家政策而退还给藏家并保存至今。但最令市场意外的还是伊秉绶在1815年创作的《遂性草堂》横批,从50万元起拍,2000万元落槌,加佣金2300万元,创伊秉绶书法作品成交最高纪录,据悉买家为北京藏家。

不仅是古代书画,在近现代书画市场也有许多意外高价,在北京匤时2014年春季拍卖会上,一件张大千《荷屏仕女》镜心,只有0.6平尺,从55万元起拍之后,以380万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437万元成交。北京保利推出的丰子恺作品《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一平尺左右,从6万起拍,125万元落槌,加佣金143.75万元成交。这对于藏家来说,无异于已经抛弃了原有以平方尺来计算价格的方法。

在瓷器工艺品部分中,像北京保利春拍古董珍玩夜场中,推出的山中商会旧藏乾隆御题天青釉笠式碗,以160万元起拍,最终的成交价达到1242万元。

精品流拍多

虽然春拍市场上出现了许多令人意外的天价,但在这些门类中同样有许多精品遭遇了流拍,其中最让北京保利感到遗憾的是拍卖前被高度关注的陈洪绶《四时花鸟册页》却意外流拍,这件10年前曾经创下了中国古代书画拍卖纪录的佳作,竟然无人接手,10年前主拍此件拍品的刘新惠感慨无比:“这是民间可以买到的最好的陈老莲啊!”

而事先被看好的拍品流标的情况也出现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在中国瓷器及工艺品板块,估价最高的拍品中,一对清雍正年间的铜胎画珐琅觚流拍。其估价约5000万至6000万港元,最终以竞拍价低于预估价流拍。

自从赵孟頫的书法作品在中国嘉德春拍中流拍之后,精品流拍就成为了今年春拍的一大关键词。其实,之所以会发生精品频频流拍的情况,说到底,就是因为这些精品的性价比不高。从今年的春拍行情来看,像鸡缸杯等稀世珍品的出现,使得藏家的眼光越来越挑剔,因为许多流拍的精品价格,本身也要几千万元,买两件基本上就等于一件亿元拍品了,而且流拍就像是“瘟疫”一样也会被传染,对于资深藏家来说,看到流拍的现象越来越多,肯定会打击信心,因而也会出现精品大批无人问津的情况。

重复上拍多

在惊喜和失望之间,还有一类现象也是值得关注的,这就是拍卖市场的重复上拍情况,最为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在北京保利的拍卖会上,齐白石《花鸟四屏》以5577.5万元高价成交。这四屏以四季花鸟的形象,分别描绘春之牡丹白头翁、夏之荷花鸳鸯、秋之多子石榴缨带鸟、冬之梅花翥雁,寓意吉祥。据了解,此件拍品三年前曾在拍场以9200万元高价成交,此次以2500万元起拍,开拍后即得到场内外买家竞相举牌,最终以4850万元落槌,由叶茂中竞得。

乍看上去,对于藏家来说,一来一去就损失了4000万元,但据业内人士爆料,当初的买家不仅没有损失4000万元,反而赚了4000万元。据这位业内人士透露,这件作品最早是一位天津的买家以200多万的价格购得,随后在2011年进行拍卖,当年以9200万元成交之后,买家并没有付款,这直接导致了藏家在今年再次拿出这件艺术品进行拍卖,而从最终的情况来看,是赚了4000多万元。

相比时隔三年再次拿出拍卖,现在一些拍品的市场重复出现的频率已经频繁到令人咋舌的程度。像今年春拍出现的一件黄宾虹在1921年创作的《浙东山水》以322万元成交,而在上一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上是在2013年的春拍中,当时的成交价为253万元。

不仅是近现代书画部分,在当代书画部分,这样的情况也可以看到很多。像在今年苏富比北京春拍再次出现在拍场之上的毛焰作品《女人体》以250万元起拍,最终由上海收藏家王薇以成交价430.7万元竞拍成功。其上一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上是在2011年,当时的成交价为345万元。

造成艺术品频繁上拍的原因非常多,但总结起来看,无外乎两大因素,首先就是拍后不付款。虽然拍卖会上屡屡曝出天价拍品,但一些高价的艺术品在拍卖会上一槌成交后,拍卖行和委托方(即拍品卖出方)却迟迟收不到货款。虽然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进行索赔,但是对于藏家来说,与其等长时间的诉讼,还不如交给其他拍卖行进行拍卖。另外一个引发频繁上拍的因素就是市场投机,一些人仅仅将艺术品看做是股票,买回来之后就想如何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去,根本不会考虑艺术品自身的特点。

总体来说,今年春拍市场并没有特别靓丽的表现,市场对于艺术品的追逐呈现较为保守的态度,观望之风浓厚。

萧邦手表售后维修

法穆兰手表售后服务

西安宣传片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