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钛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锐钛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丁书苗靠刘志军染指1800亿项目赚24亿中介费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8:36:52 阅读: 来源:锐钛钛白粉厂家

丁书苗靠刘志军染指1800亿项目赚24亿中介费

“1800亿元铁路工程项目,获取24亿元中介费,一个京沪高铁就拿走8亿元中介费。”山西女商人丁书苗(又名丁羽心)在铁路项目中获得的中介费可谓天价,在其数字背后,这一切也得益于她背后的靠山——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

8月3日下午,铁路系统内部通报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涉嫌违纪的六大问题,由此也牵出了丁书苗的巨额中介费。据媒体报道,通报中最严厉的一项称刘志军为丁书苗谋取中标30亿元的项目。另据了解,丁书苗涉案金额达30亿元,其中24亿元为铁路项目领域中介费,24亿元中介费对应的工程项目总造价约1800亿元。

知情人士称,中介费现象普遍存在于铁路工程建设招投标中,并已形成利益链。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中介费已成为制度上的漏洞,就连一些央企要想获得项目也需要交中介费。”

丁书苗“赚”的天价中介费

以煤炭运输起家的丁书苗,是博宥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宥集团)法人代表。

刘志军2003年任铁道部部长之前,曾任总调度长和分管运输的副部长,而丁书苗此时已通过原大同铁路分局局长、太原铁路局党委书记罗金宝与之搭上了关系。

在高铁快速发展时,博宥集团先后成立了智奇轮对、金汉德环保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汉德),垄断了高铁核心部件轮对的供应,并成为高铁声屏障主要供货商,获取了巨额利益,两家公司的资产规模急剧膨胀。

不仅如此,得益于与刘志军的深厚关系,博宥集团还收取铁路建设项目巨额中介费。

2010年7、8月间,有关部门了解到,某大型国有企业在中标铁路项目后,从账外划给了丁书苗的公司约1亿元。当时,国家审计署正在对京沪高铁进行例行跟踪审计,上述国企业参与了京沪高铁项目,有关部门因此将线索提供给审计人员,审计署随后对该企业展开延展审计,这家企业很快承认钱打给了丁书苗,并表示这是招标潜规则。

丁书苗为什么如此能量惊人能从第一层的大总包中获利?她与刘志军极为密切的关系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密切关注,并在内部立案继续调查。

媒体称,在获知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后,刘志军和丁书苗通过各种关系疏通,最终京沪高铁审计报告公布时未披露此事,但相关线索已再转至有关部门。其后,中纪委证实刘志军与丁书苗等人通过暗箱操纵铁路项目招标。

收取中介费的正是民营企业博宥集团。媒体当时透露,刘志军利用职权接受丁书苗请托,内定多家企业中标8个铁路建设项目。丁书苗等人向中标企业收取项目标的额2.5%~4%的中介费,共计8.22亿元人民币,丁书苗个人从中获利4.22亿元。

审计署方面认定,丁书苗等人未提供任何服务,通过幕后操纵,干预招标结果,违反了《招标投标法》有关规定,行为违法,其获取的利益,均属非法利益。

这次铁道部内部通报丁书苗涉及的中介费为24亿元,有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这24亿元中介费是落在丁书苗身上的数据。

工程招标领域的腐败

除了收取中介费,高铁的很多建设材料也是由丁书苗的公司提供。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金汉德的声屏障。该公司在中标京津铁路声屏障工程后,被铁道部评为样板工程,之后仅一年时间,该公司中标项目就达11亿元,很多高速铁路项目向他们抛出了“橄榄枝”。

当时有铁道部内部人士称,金汉德引以为豪的“75万平方米铁路隔音墙生产线建设项目”其实连环评都无法通过,是在刘志军的授意和坚持下勉强中标。即便如此,像武广高铁、郑西高铁、广深港高铁、石太高铁、大西铁路、京广铁路、京沪高铁等,还是在刘志军的授意和罗金宝的安排下“意外”中标,其中武广高铁、郑西高铁、广深港高铁原本投资总额为5.3亿元,后来增加到6.1亿元,且由金汉德独揽标权。

一位声屏障制造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高铁招标表面上规范严格,比如招标过程中还有中立的咨询公司对招标单位进行评估,但是,这些咨询公司也受到控制,“这种表面公正的招标程序实则并不公平,竞标公司大小不是问题,关系才是问题。”上述制造商称,现在工程招标领域的腐败现象没有多少改观。

王梦恕说,现在中介费已经成为招标领域最大的腐败,中介费根据工程大小收取,100亿元以上的工程往往收取1%~2%的中介费,稍小的工程是3%~4%,还有些工程收取6%的中介费。

国资委纪委近日下发的一则通知要求,各主要参与铁路工程建设的央企自查工程领域违法情形,其中包括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5家企业。通知要求这5家央企先自查自报,主要查找经营中存在的“支付或变相支付好处费、违规转分包工程、违规转让出借资质证书”等非正常市场竞争问题,并采取有效措施进行整改。

王梦恕说,现在“有些中介通过上层关系帮企业中标,就连一些国资委下的央企也要通过关系才能拿到招投标。”

成都到西藏货运

南充大件物流公司

成都到淮南物流公司

拉萨托运su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