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钛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锐钛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探访戒网瘾基地21天花198万元戒网瘾

发布时间:2021-01-20 13:56:56 阅读: 来源:锐钛钛白粉厂家

阳光灼热,树叶蔫垂。昨日上午,武汉市洪山区建设乡一家戒网瘾基地里,林强站在离地4米的钢丝上,紧紧抱着柱子,小腿颤抖了十来分钟,仍不敢迈出一步。“林强恐高,老大你帮帮他。”黝黑的鲁力几分钟前刚从高空钢丝上下来,对林强有些不放心。被称为“老大”的男孩走上前,大声鼓励,“别怕,有绳子拽着呢,掉下来也没啥。”这样的交流,只发生在熟识之后。刚到这里时,只有聊到网游,参加拓展训练营的10个男孩眼里才会闪现光芒。

此前6年,已来这里参加训练的800多名网瘾孩子中,八成是男生。他们来自江西、江苏、河南等地,在这里参加为期21天的实训。为把他们拉回现实,父母要付1.98万元。如果受训时间拉长到51天、81天,收费也随之涨到2.98万元、3.98万元。

学员“来”之不易——

八成孩子被家长“骗”进训练营

与蹦蹦跳跳的鲁力不同,抱着胳膊的晓宁基本不说话。青黑眼圈,离群而坐,这是新来“网虫”的典型模样。上午11点,以往这个时间他都在梦中,黑夜里的网游时间才是他的白天。

31天前,鲁力刚来的时候也这样,4天半没说一句话,缩在角落里掉眼泪。“来这儿的同学多半是冤枉。”鲁力伸出三根手指认真比划,他是指自己每天上网时间才三四个小时。这家机构的老师被父母请到山东家里,讲了一下午道理,鲁力才半推半就地上车来汉。父母说的话,他半句都听不进,也不跟他们沟通。

张俊是被“骗”来的。他来自内蒙古,家族有钱。他不想走父辈指定的路,于是争吵、离家出走,拒绝家里的钱。白天在卡拉OK厅打工,晚上住在网吧。机构的心理老师受他父母之托,以上司的身份接近他,用外出培训的名义把他带到武汉。坐在武汉的阳光里,张俊很淡定,“我只是想靠自己做点事。”“来这里的孩子,八成是被家长‘骗’来的。”该机构的心理老师周利威说,有的孩子被家长“带到武汉看海”,还有的“吃顿农家饭”结果“吃”了21天。孩子借打饭之机往外跑的戏码,经常上演。但跑也没用,这里离市区有30分钟车程,而且不通公车。

为什么要骗?“网瘾、早恋甚至其他问题只是表象,归根结底是家庭教育和亲子关系出了问题,他们不信任父母。”该机构总裁江普说。

拓展训练课程丰富——

洗衣叠被,好多第一次在这里发生

吃过午饭,林强拎着碗来到盥洗室。叠被、洗衣、洗碗……很多营员第一次做这些,都是在实训营里。

网瘾孩子,大多来自类似的家庭:过分溺爱、粗暴打骂、高度控制或者放任自流。

据介绍,来参加训练营的孩子,有一部分人的父母是教师。这些父母回到家也忘了卸去教师角色,一味强调成绩。

一排红色平房是营员宿舍。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摆着4张高低床,墙上挂着一台空调。每间宿舍里还住着一名心理老师和一名体能教官。一天24小时地混在一起,营员们都叫周利威“老周”、“周叔”。“他们封闭而脆弱,难以接受外界信息,除非愿意信任你。”周利威说。他总是穿戴整齐,“要帮孩子们建立规则感。”

这里的规则是手机和钱集中保管,受训其间不能听电话,可以给父母写信。早上6点半起床,每天2个小时体能训练,3个小时心理辅导。

周利威介绍,体能训练以走高空钢丝、跳三角架等训练为主,除了锻炼身体,主要是让孩子获得挑战自我的成功感受,培育自信心。

团体心理辅导课上,每期10来个营员在会议室里围坐一圈,心理老师为他们描述这样一种场景:当洪水暴发时,他们各自得到一只诺亚方舟可以逃生。起初,每个人可以带九件东西一起逃生,后来,风浪越来越大,必须抛弃一些东西。不少孩子首先抛弃的是电脑,最后留在船上的仍是父母。在这个过程中,一些孩子好像要与父母生离死别,哭天抢地。

家庭教育最关键——

变化最大的孩子,其家长都配合得好

实训后期,家长必须来参加为期4天的家长学堂,否则不收孩子。

家长学堂的内容之一,是家长们围坐一圈接受团体心理辅导。他们手持一面小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叫自己的名字,说“我喜欢你,不管你好的,还是不好的,我都能接纳你”。在这个环节,很多父亲难以启齿,一些母亲则抱着镜子不断抹泪。心理老师介绍,这样做是让家长接纳自己,接纳配偶和孩子。只有宽容,才不会对孩子苛求,才有希望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

曾有一名父亲在训练快结束时感悟道,“孩子能不能改变,取决于家长能不能改变。”

江普说:“孩子回归家庭3个月里,必须严格按照心理老师提出的要求帮助教育孩子,学会处理他面临的现实问题。如果家长无法正视自己的角色,孩子还是会逃回虚拟世界去寻求成就感、满足感。”

江普介绍说,6年来,该机构共开设65期训练营,每期10名左右学员,共帮助全国800多名“网瘾少年”戒网瘾,“你问有没有用?孩子多少都有变化。变化最大的是那些家长配合得好的。”(文中所有学生名字均为化名)

相关链接

戒网瘾机构鱼龙混杂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约有网瘾少年400万人,现有戒除网瘾机构300多家。一些大的戒网瘾中心有独立的研发团队,主要采用心理疗法。也有一些机构采用药物治疗、暴力治疗甚至电击治疗等粗暴手法戒网瘾,甚至导致戒网瘾少年死伤。

疾风大冒险手游

天下唯仙

口袋妖怪新世代

仙元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