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钛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锐钛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梅州从信用村开始打造产业链金融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5:28 阅读: 来源:锐钛钛白粉厂家

梅州:从“信用村”开始 打造产业链金融

梅州地处广东东北部,是著名的“客家之乡”,也是农业大市,属于发达省份的欠发达地区。随着经济发展模式的进步,梅州的农业发展对农村金融服务的需求越来越显著。  近日,广州金交会组委会组织多家媒体实地探访梅州农村金融基础建设。作为国家农村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一场惠及“三农”的农村金融体制改革正在有序推进。

重建农村信用体系  作为“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山区,梅州的全市农业人口超70%以上。和全国大部分农村一样,该地区农村金融服务薄弱,与金融机构严重脱节,“取款难、借款难”现象普遍存在。  2011年2月,为解决“三农”融资难问题,梅州决定将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作为基础性工作放在首位,在广东率先成立了地市级征信中心,各县(市、区)成立征信分中心。研发了采集、评级、授信“一体化”的农户信用信息采集与评级系统,打造集信用村(镇、户)评定标准和守信激励、失信惩戒制度等于一体的梅州特色的农村信用体系。  “首先,政府依托乡镇村委会的力量,通过村委会成员去采集农户信息,并通过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来调动村委会成员的积极性。”人民银行梅州中心支行行长李新耀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介绍,挨家挨户收集农户基本信息之后,就会对其综合评分,分出不同等级,进而成为银行贷款最直接的评价资料。  “信用户评分表共有70多项评分项目,除了考察农户的收入、资产以及偿债情况等,还要考察邻里关系以及家庭成员是否有不良恶习等情况。”人民银行梅州中支副科长饶俊说,综合以上情况,评出7个等级,根据不同信用评级给予不同贷款授信等级,有效缓解了市场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解决了农民“贷款难”问题。  “从全市来看,农村信用体系完善以后,不良贷款率也从2013年底的16%左右降至2014年底的9%以内。”蕉岭县金融局局长张卫说,信用体系的建设不仅降低了农村的不良贷款率,还撬动了农业贷款,使全市农贷余额去年提高了50%。  “银行+信用”实验产融对接  力量分散、融资困难、抗风险能力差是农业经济与小微企业面临的同样难题。对此梅州以农业协会为纽带,以产业为链条,以信用为保证的金融服务农业产业化、集约化的新模式,及时给予金融服务的配套。  梅县松口镇大黄村以种植柚子为产业,年产柚果1800万斤,全村550户村民,90%以上都参与种植和销售柚子,其产品金柚畅销国内主要城市和东南亚、新加坡等地。为支持金柚产业链条发展,当地政府以“主办银行+信用建设”的方式,依托乡村金融服务站与优势产业产融结合,试验产业链金融。  “2012年客家村镇银行进驻时,大黄村人均年收入只有8000元左右。”客家村镇银行董事长李东强说,针对种柚子的农户,推出了特色的金融产品,目前550户村民中,有10%的农户通过该银行的支持发展柚子产业,而这10%的农户人均年收入已超过24000元。   据了解,当地政府与客家村镇银行对大黄村龙头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采用了“政银保”贷款的模式进行扶持,对农产品仓库等场所建设、农产品销售平台及渠道建设项目,实行贷款年利率为6%的优惠政策,其中50%的贷款利息由财政部门补贴。2014年,该村镇银行实现净利润1060余万元。  除此之外,梅州还成立了金柚、慈橙、茶叶、稻米、农业生产资料、农业机械、水产、客都特产等12大协会,覆盖了全市80%左右的农业生产单位,同时联合邮政储蓄银行、梅江区信用联社、梅县客家村镇银行、人保财险等金融机构和部分小额贷款公司,形成金融对农业产业全链条的服务。  要素市场建设滞后成瓶颈  依托信用架构的基础,梅州全市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方面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截至2014年末,全市助农取款服务点累计办理取款、缴费金额1.91亿元;新开各类机构12家;全市社会融资规模达到110亿元;各项贷款同比增长16.06%,连续6年高于全省平均水平。  梅州对农村金融改革的试水,让广大农民得到了实惠,但实践过程中的一些问题也开始显现。  2009年,梅州蕉岭县农信社经农行、邮储银行和农信社三家盖章承认,评定了梅州市第一个“信用村”。四年之后,蕉岭县成立了产权交易中心,以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为突破口,试点探索集林权、地权、产权等为一体的农村产权流转、他项权属登记、交易体系建设,有效解决了一部分抵押物缺失的问题。  产权交易中心开业运营以来,促进73笔共1.1万亩的农村土地、林地等产权的流转鉴证工作。但自2013年办理第一笔交易后,产权交易中心至今还没有完成第二笔交易。  “一方面是单个农户的土地较少,因而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做抵押获取的贷款也相对较少,大多数农户对几千块钱的贷款需求不大;另一方面是新型农业主体的产业化经营涉及土地较多,但是因为无法确权,也不能进行贷款。”梅州市金融局副局长丘海明向本报记者表示,与要素市场比较完善的城市与工业相比,农村的相关要素市场建设滞后,除信贷安全风险大外,部分法律法规也限制了诸如农村的土地(包括耕地、宅基地等)、房屋产权等有效地进入到金融体系之中。“农村地区大量产权没确权没登记,无法进行规范的流转交易。而短时期内进行确权,不仅工作量大,财政压力也增大。”  尽管在普惠金融改革创新领域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显然,梅州的农村金改之路依然任重道远。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