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钛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锐钛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佛山首家机器人公司的死与生-【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5:07:03 阅读: 来源:锐钛钛白粉厂家

刘汝发万万没想到,20年前不被市场接受的“机器人”,在20年后竟如此迅猛地成为一股热潮。他同样没想到,他在20年前所创办的佛山首家机器人公司,20年后会浴火重生。

时间回到1995年,佛山机器人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公司当时的名字是经过省工商局特批才能注册的。”作为佛山市科莱机器人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汝发当年在佛山机器人有限公司担任研发人员,他清楚地记得,当时,把生产机器人当作产业运营的公司少之又少。

然而,这个时代“弄潮儿”并没有因此走上康庄大道,因受到成本高昂、人口红利时代工人过剩等众多因素影响,佛山首家机器人公司于2001年黯然退出历史舞台。

然而,这并不是这家公司故事的终点。时光荏苒,当新一轮“机器代人”的浪潮席卷全国,制造业向智能化迈进的新时代也来临。当年作为佛山机器人公司技术骨干的刘汝发与其他骨干重新注册成立了佛山市科莱机器人有限公司。

这是刘汝发与他的机器人之间的故事,也是佛山与机器人产业20年约定的一个承诺与兑现。

万千宠爱

或是国内首家以产业为目标的机器人公司

早在1993年,在佛山市科委的支持下,佛山已经开始进行工业机器人的研究。彼时发展最为辉煌的佛山陶瓷行业毫无悬念被选中为产业应用的首选目标。在上世纪90年代,国内研究机器人的并不少,但多为研究机构,真正以产业化为目标的机器人公司,“佛山应该是第一家”。

6月的佛山天气炎热。在科莱机器人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几名工人在组装产品,这是科莱自主研发的“手把手示教喷涂机器人”。就在车间一隅,一台布满灰尘与铁锈的机器人与其他崭新的机器人显得格格不入,机身上隐约可见的“佛山机器人公司”几个大字,则在诉说着它20年前的风光岁月。

“当时,全国几乎没有一家机器人公司以地方命名,也极少有人将生产机器人当作产业运营,更多的还是在研究机构进行。”刘汝发说,在上世纪90年代国内研究机器人的并不少,但多为研究机构,真正以产业化为目标的机器人公司,佛山应该是第一家。

一个不得不提的背景是,在上世纪90年代,国家就提出“863计划”(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确定了特种机器人与工业机器人并重的发展方针。事实上,早在1993年,在佛山市科委的支持下,佛山已经开始进行工业机器人的研究,随着技术的逐渐成熟,佛山也开始探索把机器人研发与产业相结合。

彼时发展最为辉煌的佛山陶瓷行业毫无悬念被选中为产业应用的目标。刘汝发说,佛山机器人公司成立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为当时的陶瓷行业特别是作为国企的佛陶集团“服务”。

资料显示,早在上世纪80年代,佛陶集团就引进中国大陆第一条意大利年产30万平方米彩釉砖自动生产线,此后佛陶集团又从德国引进第一条现代化的卫生陶瓷生产线。可以说,佛陶集团是当时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发展的领军企业。而就在佛山机器人公司成立的那年,佛陶集团被列入中国最大工业企业500强,是全国陶瓷行业中唯一上榜的企业。

“当时陶瓷是佛山重要的支柱产业,但相比国外,佛山的自动化率相对较低,而且喷涂等工序又脏又累。”刘汝发说,考虑到陶瓷行业的后续发展,当时佛山科委希望更多的像机器人的自动化生产能引入到陶瓷企业里面。

“我们公司的前身是由两个清华学子打造的,一位研究电气,一位研究机械。后来,还有华中科技大学的博士后来这里设立工作站。”作为天津大学计算机系1979届毕业生,刘汝发从纺织厂调到佛山机器人公司工作。至此,由大概20个人组成的佛山机器人公司正式诞生。

迎难而上

首台机器人让杨振宁“热烈鼓掌”

经过两年的研发与生产,1997年,由佛山机器人公司自主研发的“手把手示教的喷涂机器人”正式面世,并迅速得到各方的关注。当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来到佛山,也观看了它的表演。

然而,在上世纪90年代,要自主研发和生产一台机器人所需的技术和产业链配套远没想象中容易。“我们研发团队去过意大利参观他们的机器人”,刘汝发说,意大利机器人主要是液压驱动,而佛山研发团队把其改为电力驱动,从而提升机器人运动的精度。

但最困难的是相关零部件的生产。由于当时国内机器人产业配套很不完善,许多配件都需要进口并且价格昂贵,而且所需生产数量少,即便团队画好了图纸,在当地也找不到合适的加工单位。为了节省成本,研发人员不得不选择自己动手做。

“减速器是机器人的核心设备之一,当时主要靠进口,一台需要几万元,最后我们就自己研发齿轮等进行替代。”刘汝发说,在外面把一个个零部件生产完成后再回到厂里进行组装调试。

经过两年的研发与生产,1997年由佛山机器人公司自主研发的“手把手示教的喷涂机器人”正式面世,并迅速得到各方的关注。当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来到佛山,也观看了它的表演。

这段视频至今仍保存在刘汝发的电脑里:一位技术人员在一旁用键盘操作,机器人“手持”毛笔,在宣纸上缓缓写字。当机器人写完“欢迎”二字后,包括杨振宁在内的现场人员热烈地鼓起掌来。

1997年9月,佛山自主研发的机器人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十四大以来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成就展”。据刘汝发回忆,当时参展的企业中,只有佛山机器人公司一家企业是研发机器人产品。

1999年,佛山机器人公司研发的六自由度全自动连续轨迹示教空间关节型喷涂机器人,被评为国家重点新产品。

生不逢时

用工便宜机器人昂贵,陶企不感冒

“当时有陶瓷老板跟我们说,买一台机器人的价钱,已经可以养一名工人一辈子了。”刘汝发说,当时市场根本打不开,没有营销收入,而公司也不能再向政府申报更多的项目支持。2001年,佛山机器人公司正式注销。

众多的荣誉与关注并没有为佛山机器人公司带来光明的前途。“当时一台机器人的售价是50万元,里面成本就超过35万元。”刘汝发说,由于材料和零部件的造价都不低,相关的机器人产业链配套几乎为零,导致机器人价格昂贵。

为推动更多的陶瓷企业购买机器人进行自动化生产改造,当时佛山科委给购买的企业每台补贴10万元。但即便是高额补贴,陶瓷企业仍然提不起很大兴趣。

这与当时中国的人口红利时代密不可分。在当时,一名喷涂工人工资才几百元,而且还不愁找不到人。“当时有陶瓷老板跟我们说,买一台机器人的价钱,已经可以养一名工人一辈子了。”刘汝发说。

不仅价格高昂,由于当时的“手把手示教喷涂机器人”,需要机器人记录下操作员的操作轨迹,然后再读取、自行重复。“示范轨迹需要存储进内存卡,而当时的内存卡容量只有4M,只能记录几个程序。”刘汝发无奈说道,当时的行业环境根本无法与机器人发展配套。例如,机器人喷涂要求油料质量前后完全一致,而当时人工喷涂全靠工人经验操作,不具有规范性。

“无论是造价、产业链配套、生产工序还是市场开拓都无法进行产业化运作。”刘汝发说,当时市场根本打不开,没有营销收入,而公司也不能再向政府申报更多的项目支持。2001年,佛山机器人公司正式注销。

而截至最后公司注销,佛山机器人公司只生产了5台机器人,其中两台卖给了佛山建陶厂和石湾东鹏集团,一台在清算时候政府回收摆放在佛山科技学院,一台在如今的科莱公司,而最早的一台进行了拆解。

对于早年的机器人梦,刘汝发用“生不逢时”来描述。

时来运转

用工荒冲击,机器人开始“飞”入寻常企业中

2014年,刘汝发与此前参与佛山机器人有限公司的部分核心人员正式注册了佛山市科莱机器人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核心机器人同样是“手把手示教机器人”。“这款产品是今年才正式投入市场,预期会有超过1000万元的销售额。”

转折点出现2010年前后。“突然很多企业咨询我们能不能做机器人。”刘汝发隐约感觉到,属于机器人的时代开始真正来临了。

事实上,从2008年开始,“用工荒”浪潮就不断冲击着众多珠三角企业,企业主纷纷寄希望于用机器代替人力。在富士康对外宣称要引入100万台机器人改善企业环境时,机器人开始从“云端”走入“凡间”,机器人不再只是存在于实验室和研究院,而是开始“飞”入寻常企业里。

2014年,刘汝发与此前参与佛山机器人有限公司的部分核心人员正式注册了佛山市科莱机器人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核心机器人同样是“手把手示教机器人”。

“与当年佛山第一台机器人的原理是一样的,但进行了很多更新和改进。”刘汝发说,在原有的技术基础上,公司核心团队再研发了一年多,目前新一代的“手把手示教机器人”已经正式推向市场。

与一般传统的机器人需要先编程再运作不同,该款机器人的“编程人员”是有经验的“熟手工”,在编程过程中,工人把持机器人的“手腕”,直接拖动机器人进行工作(如喷涂)。在示教工作完成后,把运动过程的轨迹记录下来。通过控制系统的算法优化,重新启动机器人,就可以反复进行同样的工作了。

由于示教过程不需要专业培训的编程人员,而且示教过程中可以直接看到喷涂的效果,手工还不停地按照工艺要求进行移动和修正,大大增强了它的实用感受效果。

而更为便捷的是,该机器人可以同时储存多个程序,包括浴缸、马桶、洁具等,在同一条生产线上,工人可以自由切换生产的产品,这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无疑大大降低了投入成本。“这款产品是今年才正式投入市场,预期会有超过1000万元的销售额。”刘汝发说。

舒氏针灸

iso认证公司

广州老婆名下车抵押贷款